红酒焗清晓

大石块垒成的墙基没在碧玉般的水中,上面是黛瓦白墙,檐角飞翘间尽是江南的风流倜傥,木制的雕花窗格被抚摸的微微泛黄。偶有人撑着船经过,竹竿一下下伸入水中,搅碎了倒影静谧的梦。轻清柔缓的评弹和着江南的糯软空气萦绕在河面上,吴侬软语一开口便模糊了时空,惊艳了江南六百载寒暑。水面淡淡的涟漪中,苏州换上一袭素色的襦裙,恍惚间便变回了千年前小桥流水的姑苏城。

评论(3)

热度(4)